首 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群建设 | 学院教学 | 学院科研 | 学生工作 | 精品课程 | 校友工作 | 琴园学苑 | 招生就业 | 资料下载
中国文人的多重性格

来源:学工办  作者:商学院 04级经济系 朱龙飞  时间:2006-05-25  点击:9675次


    由于本人的浅薄,有些论断或许不恰当,有些说法或许曲解了大师们的思想,但为了说明一些文人现象,我姑且写下这些文字,去表达我对中国文人的某种理解。

    文人普遍存在的人格分裂也就是人格的二重性,不同于一般人由于盲目个性化导致的需要心理整和而导致的精神分裂,也不同于二十世纪由于个人价值丧失所导致的精神分裂。这种精神分裂是由于探索精神中的永恒而引起的。

    一,传统文化里的冲突

    曾国藩被后人称为”道德文章冠冕一代”,然而他看似伟大的人生深处却潜藏着一个充满矛盾的灵魂.他生前权倾朝野,文显当代,却没有一刻不活在痛苦的炼狱之中。

    他的人生追求是“内圣外王”。他既要建立赫赫战功,爬上三公之列,又要内省慎独,跻身于圣贤之位。

    为了旷世济国,他在昏庸的皇帝、阴险的皇帝面前唯唯诺诺、卑躬屈膝。在同僚之中,他俯仰周旋,八面玲珑。在家庭中,他代表着威严,为人示范。在军队中,他冷酷残忍,号召“捕人要多,杀人要快”,被人称作“曾剃头”;他兵破金陵,尸骸塞路,江翻血涛。

    然而他却把庄子作为效法的榜样。这实在令人费解。庄子强调独立人格,强调粪土王侯、浮云富贵、放荡不羁、彻悟生命。虽然他曾意识到这个问题,在日记中写道:“近日隐虑太多,无一日游荡于天,总由于名心太切,俗见太重二端",“令欲去此病,须在一“淡”字上着意。”然而这只是坐而论道罢了。

    为了进德修身,他谨言谨行,节欲制怒,却因此而如履薄冰、如践深渊,寝食难安。他最终获得一个“伪君子”的称号。

    作为一个保守的代表封建地主阶级利益的知识分子,他并没有给百姓带来安宁和富裕,也无力挽救腐朽清朝的灭亡,相反,却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 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量。

    他在不同的场合扮演不同的角色,不同角色的冲突又促使他的心理日益扭曲。他内心对淡泊的渴望和他对现实生活中功名的追求是矛盾的。

    他的人格是分裂的,心理是破裂的。他最终因为病魔缠身、心力憔悴而去世。

    可以看出,他的灵魂里儒道价值系统的冲突。前者崇尚伦理人格,需要以伦理道德来指导,规范人的生存,以达治世之功;后者崇尚自然人格,需要以物性为指导、规范人的生存,以达无为境界。前者偏重入世,后者偏重出世。

   二、政治人生与艺术人生

    公元前278年,屈原被逐,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面对着滔滔江水,他会想到什么呢?

    或许他想到了民不聊生,“长太息已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想到自己曾经的满腔热血,“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此度?”然而他只能无奈地叹息:“已矣哉,国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虽如此说,他还是如孩子依恋母亲一样依恋着楚国。当面对着楚国正被吞食而昏庸的君仍不听劝谏的困境时,他以兰佩之高洁“从彭咸之所居”。

    屈原之死是诗人之死。在风云变换、动荡不安的社会中,他以一个诗人的崇高而纯洁的心灵参与到荒唐而又黑暗的政治生活中。诗人要追求的是真善美,要在随波逐流的共性中找到个性及其价值,因此“安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而政治家追求的是统治权,建立一种社会秩序以磨灭个性,因此工于心计,醉心权谋。诗人充满感性,率性而为,甚至略显幼稚;而政治家充满理性,三思而行,处世圆滑。所以在波诡云谲的社会中,屈原并没有建立比张仪更显赫的政绩。或许屈原从政是个错误,因此造成了他的悲剧。因未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拯救楚国,他投湖自杀。但也因为这个悲剧,他完成了个人价值,以一个爱国主义诗人的身份屹立于中国文学的源头。

    屈原自以为是政治家,而他骨子里却是个诗人。当二者强加结合时,只能使他走向痛苦不堪的绝望。

    无独有偶,李煜不是一个能引领时代潮流的强悍皇帝,而是一个抒发花前月下,儿女情长的多情诗人。作为政治家,他是千古罪人,亡国之君;作为诗人,他留下了《虞美人》和《相见欢》等千古名篇。宋徽宗也是如此。

    而曹操却不同,他始终以政治家的眼光写作,用悲壮、慷慨、浩大的意象,表达求贤若渴的心情和称霸天下的壮志。他个人以权谋、奸诈著称,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不纯粹的诗人。因此诗歌中的幽情不但不会导致他的困苦,反而被他利用,作为网罗人才的工具。

    总之,如果一个人既要求作一个出色的政治家,又要求作一个纯粹的艺术家就会陷入困境,甚至导致人格分裂并最终导致毁灭。

    三、现实生活与艺术追求

    1789年3月26日,当昏黄的太阳射出的隐晦光芒笼罩在山海关,一列火车呼啸而过,很轻易的就结束了一位年轻诗人的生命。人的生命是如此地脆弱。生与死只隔一瞬间——他被一分为二。

    他死的时候身边留有四本书:梭罗的《瓦尔登湖》,《圣经》,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这是一种形而上的死。

    他曾写过一首诗《夜色》:

    在夜色中

    我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我有三次幸福:诗歌,忘位,太阳。

    他向往着充满阳光与诗意的美好事物,生活在自己主宰的童话国度,因此来自天堂的意象扎根于他的心灵深处。

    但他又生活在现实中,必须遵守伦理法则。作为家中长子,他必须努力工作,必须放弃不被人理解的艺术思考。他并没有感到尘世的欢乐。他不会骑自行车,不会游泳,没有电视机或收音机,几乎不看电影,很少出门。在单调与贫困的生活中,他独自陶醉于诗歌的国度里。

    因此,他生活在自我理想的极度张扬与对庸常生活的深刻蔑视和屏弃的紧张之中。他 手压抑的心灵下有一股热情与冲动在奔突;当这种心理能量无处释放时,他就感到自己在荒原上流浪,感到生活对艺术的束缚

    他在1986年11月18日的日记中写到:“我差一点儿自杀了……但那是另一个我——另一具尸体……”他把现实生活中的查海生看作“尸体”,看作“流浪的再次开始”。他追求的是形而上的自我,否定形而下的自我,这或许是导致他精神分裂的缘由吧。

    正如西亚维亚*普拉所说:

    “死是一门艺术,诗人之死意味着再生。”

    其实许多艺术家都是自杀而死的——叶赛宁、杰克*伦敦、凡高、顾城……那曾经写出《相信未来》的诗人食指也发了疯。或许敏感而脆弱艺术家们在面对残酷而庸俗的现实时,总有精神分裂的可能。

    四、呼吸英雄的气息

    人类灵魂的深处,总怀有对大自然的崇拜,对生命的敬畏,对绝对自由的向往,对神和宗教的依恋,对自身存在价值的追问和终极思考。在孩童时,每个人都是天生的哲学家和艺术家,只是后来,这种特质渐渐被世事磨灭,于是人们堕入烟雾之中或进入沉睡状态。

    人类首先必须生存,这是永远不能磨灭的带有兽性的本能。为了生存得更好,人们争名逐利,匆匆忙忙地并没有意识到生命个体的时间有限性和空间有限性,没有意识到自己存在的理由竟然是那么苍白无力,没有意识到所自己追求的对生命本身竟然是多余的。因此大家陷入集体无意识状态,在共同的法则下干同一件事,就像磨房里驴一样常年累月的转呀转,并没有问一声“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沉睡的人们并没有感到痛苦,因为他们没有把自己当作客观外在进行拷问和审查,也没有对永恒真理孜孜不倦的求索的精神,也就没有文人的那种因向内追求而引起的精神分裂的危险。

    然而人们却有因外在压迫而精神扭曲的危险,这在现代文明的源头----西欧很常见。人们一天到晚做的事只是“拧紧福特汽车生产线上的第999号螺钉”,人们被自己制造的机器奴役着;人们辛苦工作却更加贫困。最后像格里高尔一样变成一只甲虫。

    还有信仰的丧失也加剧了人们精神的崩溃。哥白尼的日心说摧毁了上帝,牛顿的运动定律扼杀了基督,膨胀的物质主义把人们带入普遍无信仰的时代。

    于是尼采惊呼:上帝死了,人们被撕成了碎片。但是人们还是用自己创造的一切发动了惨绝人寰的战争,人作为人的尊严和爱心便荡然无存。

    当人类的创口刚刚痊愈,又出现生态危机,人与自然分裂了,肉体的舒适却带来了精神的空虚,高度发达的物质生产却使生活日益紧张。那么怎样才能防止物欲横流所导致的民族的堕落?

    幸好艺术家,哲学家等灵魂的工作者是社会的觉醒者。他们深深地体会到人类的悲哀,为了解决社会的苦难和人们的痛苦,他们上下求索。当他们在“该失去的已经失去,该得到的尚未得到”的时候,他们便感到迷失在心灵的原野,找不到通向家园的路,于是产生了精神分裂的危机。

    人类有一个永恒的困惑:在哪里才能找到可以栖居的大地?这个问题的解答也应该交给那些觉醒者们。让我们来听听罗曼罗兰的召唤:

    “打开窗子吧!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的气息!”

    时代召唤心灵伟大的英需要他们鼓起人们对生命对人类的信仰。因此,对于那些觉醒者们,应该抛弃一切功利因素,代表人类的良知,关心人类苦难,引导人们追求阳光,树起真善美的大旗。即使他们走向的是困顿,分裂,死亡,也是一种神圣的涅槃。

    中华民族呼唤英雄,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完成文化复兴。

                                                      (责任编辑:曾庆建  王少林)

 
·历史文化学院形势与政策课第三课[12/16]
·我院开展一二·九运动精神学习活[12/14]
·我校首届历史文化节取得完满成功[12/09]
·我院春秋论坛·学生论坛暨第十二[12/07]
·挑战极限,突破自我[12/06]
·挑战自我,遇见最好的自己[12/06]
·趣味知识大挑战活动顺利举行[12/04]
·历史文化学院第13周查课情况汇总[12/03]
·历史文化学院开展形势与政策课[12/03]
·我院第一届校园极限挑战活动报名[12/01]
·华中科技大学黄岭峻教授应邀来我[12/01]
·参观“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11/28]
·历史学1501班十八届六中全会主题[11/28]
·我院学子在省师范生技能竞赛中再[11/28]
·第12周查课汇总[11/27]
·凯爸线上讲座顺利开展[11/27]
·14国务学习解读“十八届六中全会[11/27]
·15国务班开展《学习领悟十八届六[11/25]
·唱红歌,知党史[11/25]
·党员的权利与义务——第十五期入[11/25]
·感恩节看望王阿姨[11/25]
·国学讲师王科来湖大做讲座[11/24]
·历史文化学院第十五期入党积极分[11/24]
·14档案开展“深入学习十八届六中[11/23]
·15级档案学开展“学习十八届六中[11/22]
·我院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所与萍矿[11/22]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院务信箱 |  湖大首页 |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院办电话:027-88663837  网站旧版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逸夫人文楼D座   邮编:430062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