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党群建设 | 学院教学 | 学院科研 | 学生工作 | 精品课程 | 校友工作 | 琴园学苑 | 招生就业 | 资料下载
今古文之流变

来源:学工办  作者:03历史 刘明  时间:2006-05-25  点击:10378次


    在“竞尚西学”的二十世纪初兴起的国学,旨在”排满”,从而激起民族主义情绪.在”重实验”的二十一世纪,我们再谈国学,则主要是养我们的”浩然正气”,提高我们的人文素养.国学本是一个极广泛的概念,邓实在其主编的国粹学报上说:”国学,一国固有之学也.”我现在要讲的今古文和本文中提到的汉宋学,南北学都属于国学的范畴.我们开国学专栏也是想和同辈学人一起重温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谈今古文,我认为应该分两部分说:一部分是汉代的今古文之争,再一部分则是有清一代的今古文问题.人们往往回因为汉代的今古文之争过于突出,而忽视清代今古文的重要性..这是不可取的.在笔者涉及的诸多有关今古文的著述中,对今古文的某些内容依然是有所争议的,所以,本文的某些内容,也仅代表本人个人的观点.

                              一、汉代今古文之争

    秦始皇三十五年焚书坑儒后,六经皆亡佚。有汉代兴,“孝惠除挟书律,孝文广献书之路,天下之书,往往颇出。”其中,田何传《易经》分两家,伏胜口授《尚书》分三家,齐鲁韩三家治《诗》,高棠生传《礼》分三家,胡毋生治《公羊》分二家,共十四家,汉末都设了博士,即通常所说的十四经博士。因为记载用的文字为汉代用的隶书,所以称为今文经。但后来又发现了古时的原本,因为记载用的文字为汉代已不通行的籀书,即现在我们说的蝌蚪文,故名为古文,用古文记载的经书称为古文经。

    在上面提到的五经中,以《易》而论,仅是文字上的不同。《诗》也没有大的出入,只是立说不同。《礼》在篇幅上有较大的不同,但却因为今文经已经失传而无据可考。《尚书》的差异则是后来概说今古文之争的典型。武帝末,鲁恭王刘余位扩修宅院,于是拆毁孔壁,发现了几部经书,其中以《古文尚书》最有价值。据记载今古文《尚书》篇数相差十七篇,内容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但是后来《尚书》流佚,真伪难辨,我们所能知道的也只能从史书上得来。

    《春秋》的差异则关系到今古文的根本。儒学大师、今文经学家董仲舒以《公羊》为工具,提出“天人感应”思想,宣扬阴阳灾异学说。而刘歆认为《左传》以事实为依据释经比《公羊传》以意测来释经要准确科学。汉代乃至后代界定今古文经学,就看经师是否尊崇《公羊》学。

]   如果今古文经只是文字篇幅内容上的不同而引起经师们的争论,未免显得太过狭隘。经师们的主要还是因为今文经在汉武帝以后先后都立了学官,而古文经只是次席,尚未取得合法地位所致。更重要还是今古文经学的治经方法不一样儿分为两派,各自为阵。今文经学家传经,“循其大体,玩经文,不为章句训诂,举其大意而已。”而古文经学家,则“益覃心于笺注,以破碎繁难相夸尚。”谓“六经皆史”。

    汉哀帝时,刘歆请求立古文经为博士,遭今文经学家的大肆驳斥。王莽建新,则找到刘歆将古文经拿出来为自己“正名”,古文经学稍有得势,都立了学官。今古文之争也有所平息。光武中兴,出于政治原因,取消了古文经学官的资格,争论再次开始,焦点依然在立学官上,但是经过王莽、刘歆之后,古文经已有相当大的影响,所以东汉的这些争论已经没有西汉那样的针锋相对,旨在统一两派的共同意见,所以到了汉末三国时,经学大师郑玄治经,已兼采今古文,今古文之争也销声匿迹了。

    本来是一个相当简单的问题,却引起中国的第一个学案,只是为了“利禄”。正如史学家顾颉刚所说:“我始知道古文家的诋毁今文家今文家大都不过为了党见,这种事情原是经师做的,而不是学者做的。”但是今古文之争,由于双方相互辩难,对学术发展也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就像章太炎与梁启超在日本分别以《民报》和《新民丛报》为国体问题辩论一样。这种问题应该属于“同舟共济”,而不是“此消彼长”。  

    汉末印度佛教思想的传入中国,与中国的传统思想文化融合而形成玄学,汉代的今古文之争在新的思想的光环下显得暗淡无光。到了宋代,程朱理学大盛。明代则是王阳明的天下。然而程朱理学和王阳明心学使中国人亡了天下,这就造成了清代的大反动。       

                               二、有清一代之今古文 

    章太炎说:“自汉分今古文,一变而为南北之分,再变而为汉宋学之争。最后复为今古文。”钱穆在其《国学概论》中也有此观点。后面的“今古文”说的就是有清一代的今古文。清代的今古文与汉代的今古文在学术思想与表现形式上已有所不同了。清前期(1984年以前)主要是古文学以压倒性的优势占绝对地位。从清初的某些学者的治学方法和著述上来看,只有古文学家的迹象。并不能界定为古文学家。嘉道之后,今文学兴起,古文学的界定才日趋明显,但纷争仍不明显,直至清末,纷争才逐步开始,但却犹如昙花一现,又马上结束。

    满清入关之后,“国家颠覆,中原陆沉,斯民涂炭,沦于夷狄,创钜通深。莫可控诉。一时魁儒崎士,遗民遗老,抱故国之感,坚长遁之至,心思全力,无所放泄,乃一注于学问,以寄其守先待后之想。”这种学问就是学术史上有名的训诂考据学。

    训诂考据学本是清初学者用来反理学而提出来的。宋明以来,程朱理学主导学术界达六百年之久,实力颇大,为转变人民的思想,顾亭林提倡复古,道明“经学即理学”,要求学人重新读经,开创朴学。继之而起的有阎百诗,他以训诂考据学治《尚书》,作《古文上叔疏证》,考证出、《尚书》乃是王肃伪作,于是学者“绌王申郑”。这里的王就是指王肃,郑就是指的郑玄,此书出来之后,学术思想就复于东汉古文学了,再以后就是乾嘉时候的事情了。

    乾嘉时期,考据学大兴,清代古文经学达全盛期。“家家许郑,人人贾马,东汉学烂然如日中天矣。”这一派的代表分为了两派,一个是以惠栋为首的吴派,一个是以戴震为首的皖派。惠栋著的《九经古义》、《周易述》、《古文尚书考》都体现了“博而尊闻,不讲义理,信古尊汉,述而不作”的学风。皖派戴震著的《诗经小传》、《孟子字义疏证》和其他一些小学类的书则更加体现了古文经学家的特点。吴派的家法极严,所以没有发扬光大。皖派稍微的开放一点,后来在训诂考据学上取得很大成就的王念孙、王引之、段玉裁都属于此派。

    正当古文经学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形势大变。嘉道之间,外夷入侵,内乱四起,乾嘉时期的不问政治的学风逐渐被人们所不取。常州庄存与的今文学就是在这个时候兴起的。他用春秋公羊传论时事政变很被当时的人所接受。继承他的学说的是他的外甥刘逢禄,并且发挥了“张三统”、“通三统”的思想。刘逢禄的学生龚自珍和魏源对今文学也作了很大的贡献,提出“经世致用”之说。并且以公羊学解经著书立说。

    中国后来的革命高潮得益于今文学,中国的近代化也得益于今文学,康有为的“大同”思想便是对公羊学的发挥。康有为以今文学的治经方法作《孔子改制考》、《新学伪书考》为维新变法作理论根据。两书一出,立即引起古文经学家孙诒让的非议。孙诒让跟康有为的论争并没有什么政治因素,但是维新变法失败后,著名学者、革命家章太炎便从开始的追随康有为变为以古文经学反对康有为。李泽厚先生说:“章太炎用古文经学讲种族革命,康有为抬出今文经学搞变法维新。”康有为的学生梁启超、陈千秋都属于今文经学家,但在经学上的成就不高,只不过通过今文学思想论变法维新而已。清末在今文经学上成绩最高的要数皮锡瑞,他著的《经学通论》和《经学历史》,遍住今文,以后便在没有出现过像他那样的纯今文经学家了。

    有清一代的今古文,不能算作争论,而应算作总结。不论今文家还是古文家治经都用训诂注疏,只是各自对经书的取舍评估不同而已,所以,清代今古文的界限本不时相当明晰,而且经学家的治经方法有时还会有所变化。例如,康有为开始本是从古文的,但后来却大肆宣扬今文。章太炎本是从诂经精舍主讲、古文经学家俞樾而学的,但是在戊戌变法的时候却有崇康有为,康梁东渡后,又回到古文中来。他们这种变化主要还是因为政治因素。

    纵览整个清代今古文学。今文学在清前期基本上没有出现,古文学独领风骚。清后期,今文家的“张三统”、“通三统”、“经世致用”、“阴阳灾异”学说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虽然处于有利地位,但是各种西学思潮都蜂拥而至,如民族主义、民主主义、自由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进化论等等,等等,学者各辟蹊径,寻求救国道路,今古文之间固然时有争论的迹象,也被其他争论所湮没。所以要寻其脉络,岂是易事?

    由于本人才疏学浅,在某些方面阐述不明,或某些观点太过鄙陋,甚至错误,欢迎大家对本文提意见,另外要说的是,感谢初读君对本文提出的宝贵意见,本班同学创造的良好学习环境为本文的完成也有帮助。总之,是凡对本人有帮助的,一并感谢。

参考书目:

1,  钱穆:《国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

2,  梁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第59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3,  梁启超:《论中国学术思想变迁之大势》,第59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9月第1版

4,  顾颉刚:《我与古史辨》,第26页,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版

5,  章太炎:《国学概论》,第29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年12月第1版

6,  钱穆:《国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

7,  钱穆:《国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94年版

8,  梁启超:《梁启超论清学史二种》,第60页,复旦大学出版社,1985年9月第1版

9,  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第387页,人民出版社,1984年第1版

其他参考书:

近三百年学术史》,复旦大学出版社,1985年版

   汤志钧:《近代经学与政治》,中华书局出版

   张岂之:《中国思想史》,西北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  

                                                      (责任编辑:王旭春 邵伶俐)
 
·历史文化学院形势与政策课第三课[12/16]
·我院开展一二·九运动精神学习活[12/14]
·我校首届历史文化节取得完满成功[12/09]
·我院春秋论坛·学生论坛暨第十二[12/07]
·挑战极限,突破自我[12/06]
·挑战自我,遇见最好的自己[12/06]
·趣味知识大挑战活动顺利举行[12/04]
·历史文化学院第13周查课情况汇总[12/03]
·历史文化学院开展形势与政策课[12/03]
·我院第一届校园极限挑战活动报名[12/01]
·华中科技大学黄岭峻教授应邀来我[12/01]
·参观“武昌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11/28]
·历史学1501班十八届六中全会主题[11/28]
·我院学子在省师范生技能竞赛中再[11/28]
·第12周查课汇总[11/27]
·凯爸线上讲座顺利开展[11/27]
·14国务学习解读“十八届六中全会[11/27]
·15国务班开展《学习领悟十八届六[11/25]
·唱红歌,知党史[11/25]
·党员的权利与义务——第十五期入[11/25]
·感恩节看望王阿姨[11/25]
·国学讲师王科来湖大做讲座[11/24]
·历史文化学院第十五期入党积极分[11/24]
·14档案开展“深入学习十八届六中[11/23]
·15级档案学开展“学习十八届六中[11/22]
·我院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所与萍矿[11/22]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院务信箱 |  湖大首页 |  

版权所有:湖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院办电话:027-88663837  网站旧版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友谊大道368号逸夫人文楼D座   邮编:430062     管理入口